磁器口古镇传说三《龙隐寺》 - 企业新闻 - 重庆市磁器口陈麻花食品有限公司







  • 800g合家欢*10盒

  • 528g六味装礼品麻花



企业新闻

磁器口古镇传说三《龙隐寺》

    宝轮寺位于磁器口过街楼对面,背依白岩山,面对嘉陵江。宝轮寺后面原有一石岩,名曰“白岩”,故镇亦名曰“白岩镇”。宝轮寺,范围大,占地广,由白岩到马鞍山直到童家桥,庙宇相连,到处都磁器口依山而建。山,侧视形似马鞍,俯瞰宛如从歌乐山潜下来的一条龙隐然入江。若放舟一湾嘉陵江,可见绝壁上有一方天然的白岩巨石,方正如削,鬼斧神工。白岩巨石上,屹立一古刹,飞檐翘角,错落有致,雄姿巍峨,金碧生辉。
    这就是川东名刹宝轮寺。
    宝轮寺大雄宝殿有一奇,这就是殿顶藏有两条木雕的龙。且两条相峙,一张口龙,一闭口龙,活灵活现。两龙隐于殿顶,香客若无净心,是见不到的。寺庙有龙,在众多寺庙是少有的;两条龙的嘴一张一闭相峙,更是绝无仅有。
这与明建文帝朱允炆曾隐匿于寺中一说有关。
    民间传说,明太祖朱元璋病故遗诏立其长孙朱允炆为明第二代皇帝(此前太子慈良早逝无福承袭皇位)。朱允炆登基后,称惠帝,年号建文,后人为叫起方便,称其为建文帝。
建文帝做了皇帝后,采纳了老宰相刘伯温的改革意见,削弱了各地藩王的权力,故而引起朱元璋四子燕王朱棣的大为不满。老宰相刘伯温见拥兵自重的燕王朱棣有异心,禀报于建文帝,让其早拿主意。建文帝却不以为然。于是,刘伯温便请求告老还乡,建文帝挽留一番后见其主意已定,也就随他去了。刘伯温临走时在殿前送一锦囊盒于建文帝,告之须遇危难时方可打开。
果然。建文四年,燕王朱棣以“靖难”为由,从燕京举兵南下,势如破竹,在壬午农历六月攻占了当时的明都南京城。
    十三日,破宫。
    当晚,宫中大火。建文帝见大势已去,想扑火自尽以身殉国,幸而被身边二十余近臣拖住。翰林院编修程济进言,力主建文帝出逃,以图复国。众臣响应之。建文帝被众臣忠心所动,应允。然而,如何出宫,众臣却拿不出一个好主意来。正值众臣急得团团转时,建文帝想起老宰相送的锦囊盒,慌忙取来,打开锦囊盒一看,盒内仅有一方白缎,上书一打油诗:
    御花园中家具房,打开木柜换袈裟。
    柜下有个灯草洞,火烧灯草走四方。
    于是,众臣拥建文帝来到家具房,打开木柜,果然有一袈裟一套;搬开木柜,却见木柜下有一堆灯草,拨开灯草,露出仅容一人的暗道。众臣慌忙给建文帝更衣,点上灯草,让其钻进暗道逃遁,众臣也乘乱出城。
建文帝由暗道出得城,天已明,仓惶行至神乐观,众臣早狼狈不堪逃至恭候,君臣抱头痛哭。后商复国大计时,因明太祖朱元璋兴兵起事前,曾为僧之故,建文帝也就着老宰相留给的袈裟削发为僧,并命翰林院编修程济、监察御史叶希贤、吴王府教授杨应能,两人为僧一人为道,随身护驾;另由六位大臣策应负责衣食;余下的大臣回去相机应援。于是,建文帝三僧一道流离他乡。
却说,朱棣坐上龙庭做了永乐皇帝,对建文帝破宫时死于大火一说,压根就不相信。于是,一边宣告天下说建文帝已被大火烧死,一边密令心腹以借找神仙张三丰为由,四处追杀建文帝,以绝后患。
逊国的建文帝在亡命天涯期间,先云游于江浙、两湖等地,后因风声太紧,才逃至边远的云南,再避于重庆。后有《明史纪事末》记载:“其经由之地,则乐神乐观启行,由松陵而入滇南,西游重庆”。
建文帝从滇入川,完全是出于万般无奈。永乐皇帝步步相逼,追得他无躲避之地。相随的已在追杀中失散,惟有监察御史叶希贤还在左右。建文帝与已有法号“雪庵”的叶希贤抵重庆后,不敢入城,来到南泉的一山峰掘井结庐隐居。这座山峰就是南泉的建文峰。
    一日,风和日丽。建文帝到峰顶的水井打水,不由有些倦意,于是席地而坐打了个盹。恍然间,他来到一个地方,一湾江水碧绿,一座形如隐龙的山,山崖上有一方方正正的白岩巨石镇山。他正望着这神奇的白岩巨石入神时,一白发银须的仙翁飘然而至。仙翁对他说,你避杀身之祸业已颠沛流离累矣,那白岩巨石正是你修身养习之地,怎不上去挂单栖身?!他正待说话,仙翁举掌在他背上轻轻一推,便醒了。
建文帝醒来,发现自己面朝西北做了个白日梦。对梦中之地,他记忆犹新,叫雪庵和尚去打听西北处是否有一白岩的地方。
雪庵和尚受命暗访,知重庆城溯嘉陵江而上三十余里之地,有一镇名白岩,镇依的山名白岩山,崖上有一镇山的白岩巨石,与建文帝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。且白岩巨石上有一寺,名宝轮,法化极盛。
建文帝大喜。当下想,这宝轮寺,许就是上天为孤家准备的栖身之处。建文帝决定只身前往,理由是,一是恐人多招风,且投寺持单寺院多有规距,仅限一人方可;二是若宝轮寺有变故,南泉这山峰上可作退避之地。次日,他留下雪庵和尚继续在山上修行,收拾衣钵,以一云游四方的单身和尚的身份上路。
    建文帝渡江往西北行,一路谨慎,见有官兵马队,便避于丛林;见佛图关大路有关卡盘查,便择江边小路前行。就这样,走走停停,夕阳西斜才走到李子坝。建文帝行至李子坝,不觉腹饥,只得就近摘些李子充饥。走了一阵,天色已晚,建文帝见不远有一道观,走近一看,上书:“三圣宫”,于是借宿于此。
    当晚,来了一个游方道士,也是借宿的,三圣宫道长就安置与建文帝同宿。游方道士见同宿之人面如满月,双耳垂肩,行走坐卧具有威仪,知是不凡之人,便没话找话想与其攀谈。然而,建文帝避之。
建文帝知这三圣宫不是久留之地,翌日天刚放亮,就谢过道长踩着晨露匆匆上路。游方道士见其神色怪异便急忙起身追了出来。游方道士尾随到一座桥边,忽尔发现走在前面不远的游方和尚身上缠绕着一条小金龙,时隐时现,光彩夺目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。赶紧又追,却不见了那游方和尚的踪影,认定这游方和尚是真命天子显身。因真龙天子曾在此隐去,世人就把此处称为化龙桥,化龙桥过桥的这段路,就叫龙隐路了。
话说建文帝摆脱那多事的游方道士,继续沿江边的小路前行,过石门,走九石岗,远远望见白岩山上那镇山的白岩巨石,以及宝轮寺的钟楼、文殊阁,不由心喜若狂,加快了脚步。建文帝无心留连一湾嘉陵江的美景,无暇张望水码头舟楫林立的闹热,登上了白岩山。在白岩巨石前,建文帝停留了许久。这白岩巨石,好似天上飞来之石,十分灵气。建文帝合掌向白岩巨石拜了三拜,然后进殿拜见了寺中的住持老方丈。
老方丈日前也得一梦,一白发银须仙翁对他说,近日内有一游方和尚要来投寺挂单,请不必问来路,好生安顿。老方丈见来人披一身似青赤似黑的袈裟,谈吐高雅,气宇不凡,且自带衣钵、蒲团,便参礼接纳之。
建文帝挂单宝轮寺后,终日伴以晨钟暮鼓参禅打坐,托钵粗茶淡饭,持戒不问闲事。寺内的和尚见这挂单和尚如此,都不与他来往,他也乐得清闲,惟有老方丈时尔来问问寒暖,也不太打扰。故而,建文帝在宝轮寺一住就是五年。少有人知晓宝轮寺里有一位外来挂单和尚。永乐皇帝寻遍神州大地乃至海外,却想不到建文隐在重庆城外不远的宝轮寺悠然地过着日子。
建文帝在宝轮寺隐匿几年间,雪阉和尚也隔时悄悄来拜见,君臣相见,自有些伤感,暗叹复国无路,只有随佛终老。
    一日,雪阉和尚又来拜见,谈及起路过化龙桥时,路人众说纷纭,说前几年一游方道士在此见着真龙天子隐去,把那缠绕其身的小金龙说得活灵活现,更有甚者还在游方道士尾追建文帝的地方燃起了香烛,自然建文帝那一晚借宿的三圣宫也朝圣者不断。
    建文帝听罢,心里一边埋怨那多事的游方道士,搅得他这好端端的栖身之地却不能呆了;一边想这也许是天意,当初仙翁那一掌恰好暗喻五载。想到此,他不禁暗叹,他朱允炆注定要亡命天涯,四处流浪。
于是,建文帝收拾衣钵,谢过老方丈,与雪庵和尚悄然离去。
    却说老方丈拜别挂单的游方和尚,走进天王殿,却见大殿的大烛突尔燃得热烈,香炉中焚的檀香也格外的香气逼人。老方丈正觉奇异,这时大殿的壁上显现出一条小金龙。小金龙在壁上飞舞,留下四个遒劲的金字:“龙隐禅院”,照得整个大殿金碧辉煌。
    老方丈这才大悟,赶忙跪下长拜不起。
    从此,宝轮寺香火旺盛,信徒云集,成为远近负有盛名的大丛林。
    因龙隐于寺,后来宝轮寺就易名为龙隐寺,并在宣德七年和成化十一年进行了两次规模宏大的修缮。这两次修缮,在大雄宝殿隐了一对龙。一条张口龙影射永乐皇帝,一条闭口龙影射建文帝;张口龙耀武扬威,闭口龙则无可奈何。建文帝在统景龙藏寺曾有一诗很说明他当年的心态,诗云:
    款段久辞飞凤辇,袈裟换却衾龙袍。
    公卿此时归何处,惟有群鸦早晚朝。

 


重庆市磁器口陈麻花食品有限公司©版权所有
电话:023-65476946\13008390911 cqgzcmh@163.com zgcqcmh@yahoo.com.cn
渝ICP备05006960号 技术支持:朵宝网络